●無峫Dē噯

Espraul-FAKETO:

每日一精选图: Day 46

【笑里藏刀,其实最可怕】

一个真实的事。我当时在桥上拍照。


大本钟旁边的桥上很多这种穿奇装异服的人。他们会直接拉你来合影,之后马上会翻脸向你要钱。其实就是坑游客,特别是中国人!因为语言不通,而且爱面子!


有一对中国的小情侣被拉去拍后,被索要20磅(200人民币),那个女生很着急,直接和那男生说:“怎么办啊!?”
我看到是中国人,于是就去帮忙了,和那人说:你这样是违法的,你最好不要再纠缠他们。
他就说:他们和我拍了照,关你什么事。声音很粗鲁。
我说:那我们问问警察看关不关我事。我就拨通了报警号码,手机屏幕向着他。

然后他很粗鲁的推了一个那个男生就走了,你可以看到照片右边的女的表情。

我拍下了他的照片。笑里藏刀,其实最可怕。

阳光PHOTO:

尼泊尔的照片应大家要求发ps教程图,写的主要还是思路吧。

fm3a+40/2+fuji200+nikonved自扫

Clea Ma™ 馬夏時:

此次义务活动希望大家把关注点放在猫咪身上,至于那些坏人自然会有报应。我们并不是仅仅希望猫咪尽快被领养,而是希望真正愿意接纳她、和她相守相依的人出现。所有帮忙转发和扩散的朋友,在此泪谢了。

招 聘 领 养 人

名:女神
属性:靓女 
年龄:成年
爱好:撒娇

情况:2012年5月遭人高空抛下,后被热心猫友捐款救助。现已绝育,鼻支康复,后腿支架一个月左右拆除,自理大小便,求领养或短期寄养。

领养要求:科学喂养,不因怀孕搬家等个人原因擅自抛弃。领养前请与家人沟通妥善,并签订领养协议。
地点:广州。
领养请联系:新浪微博@螞蟻來了CK


一路向西 ——东京篇

行者-BLOGBUS:


今天收到一条长久不联系的前前同事MIU的微信,说我终于去日本啦,我只能感慨这场迟来的日本行拖得太久,离那次海啸三年了吧。暮然回首往日,时过境迁。


旅行对于我来说是长期忙碌工作,平淡生活后的一种全身心的放松,在麻木的思想和重复的生活节奏之后,重新找到动力的源泉,换一种角度,换一种心境去看看别人生活的世界。



深呼吸,重新启动自己,带着满满的正能量、旅伴老妈和NEX-6,我又一次出发了!



(日航飞机餐)


第一站,东京。


2012年,由于去过福冈,对日本街道的干净整洁和国民素质之高已略有了解,出入首都,并未感觉到如何的新鲜与好奇。对于从小在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长大的我来说,早已习惯了大城市灯红酒绿的繁华,对秋叶原和银座的街景并无感到兴奋。正逢中小学生的修学旅行季,浅草寺聚集着一群群可爱的日本学生,旁边的仲见世下町则是个小商品市场,由于时间关系,只有匆匆走过。相对于游览的其他日本城市来说,东京不但人口密集,同时也是各种物质与各类资讯的巨大集散地,尽管东京在都市发展上如同许多国际大都市经常出现日新月异的变化,但在发展的同时仍旧保留了许多历史文物、古迹与一些传统仪式活动,现代与传统共存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一大特征。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地,东京的旅游观光景点众多,天空树、上野公园、新宿御苑、台场、迪斯尼乐园等等,如果细细游览,两三天都不够用吧,随团出游只能道听途说,没有时间逗留体验当地的生活。在东京,有幸沿着护城河,穿过大片松树成林、绿草成茵的街心花园,行走了一小段路来到皇居,一路上都没有发现过垃圾桶,可是城市还是那么干净。用行走来丈量城市的距离,呼吸着当地的新鲜空气,感受当地的人文生活,环顾市中心现代化的建筑群,一种久违的旅行者的感觉涌上心头。皇居是德川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修筑,据说每年对外开放一次,正门前的铁桥是日本公认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还没有好好感受过东京这座城市的魅力,我们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蜻蜓点水的序曲有些匆忙,却丝毫没有影响旅行者的心情。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来到了箱根的温泉酒店,人生第一次泡温泉,洗去一日的疲惫,穿上日式和服浴衣,盘腿而坐,晚餐享用日式火锅料理,充分融入当地的文化风俗,对接下来的行程有所期待。



(浅草寺内景,好多人啊)



(仲见世下町,挤满了学生)



(秋叶原街景)



(这盆在银座筑地玉寿司吃的寿司1250日元+税,不贵吧?一个人还吃不下这么多!)



(刺身盖浇饭900日元+税)



(秋叶原的药妆店)



(银座四丁目,最高档的一家百货,银座三越)




(银座街景)



(高楼林立的市中心)



(松树下吃便当的修学旅行)



(绿意盎然的街心花园)



(楠正成铜像)



(皇居二重桥,有种寂静感么?)



(当日晚餐)

Rick's Cafe:

“如果你越来越冷漠,你以为你成长了,但其实没有。长大应该是变得温柔,对全世界都温柔。”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十二)

mola很懒:

在曼哈顿旅行,我和小伙伴巧遇一对拉拉在巨大的LOVE前拍婚纱照;在西雅图旅行,我们又看到两对Gay在派克市场拍结婚照;在北海道神宫,我们再次见证一对新人的婚礼。我总爱把不经意间的美好时刻当成吉兆,想沾沾那份喜气。我还真是个幸运儿,这次旅行中又邂逅了一次婚礼,还是传统的宗教婚礼,期间发生的一个意外更让我觉得冥冥之中我是不是也要走运了。


当初只是好奇为什么那么多穿着礼服的美女都向着一个方向行走,相伴的又是很多穿着军装的年轻将士,他们这是要去哪儿?该是有个盛大的宴会或是什么派对吧。巧合地是我们再次路过那个犹太教堂时,发现原来这波人群都聚集到了这儿,这是要有婚礼的节奏么?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开教堂的大门想一看究竟。果然有对新人正站在圣坛前面,接受神父的祝词。默默地在找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发现周围有不少和我们一样围观的群众。虽然听不清当然也听不懂台上人们的对话,但我想不外乎于“Do you...”“I do!”之类的吧。这会儿语言也不是沟通的唯一手段,就这个仪式本身我们就能揣测台上发生了什么。


我想新郎应该是个军人吧,因为伴郎团都是清一色的将士装扮,绿色的军服显得人格外硬朗,把这个人的精神气儿都承托地外人莫名升起崇拜感。伴郎伴娘团先于新娘新郎来到教堂外列队等候,稍息立正举枪,把之后要迎接新人的仪式彩排了好几遍。终于当新人缓缓走出教堂了,礼花、鸣枪、鼓掌,大家都争相送出最忠诚的祝福。没有围观者或亲人朋友的区别,这时候大家都很融洽的成为一个集体,都想沾一份喜气。




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人生三大幸事都是我们企盼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照理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像我这般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已经增长到顶峰,随之而来应该是身体各项机能下降的年龄段,要么已经成家立业子女及膝,要么也是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偏偏还有我这样的小众存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以类聚的缘故,身边最好的朋友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触,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的随遇而安,为什么就不能宁缺毋滥,为什么就要轻言放弃自己曾经的梦想。有谁还记得大学时代的理想,更别说孩童时期的豪言壮语,为了迎合家长或者世俗,随便就定下了自己走向灭亡的道路。我就想把自己通往葬礼的路走地豪迈一点,起码不要和别人看同样的风景;我就想给自己写个华美的墓志铭,只害怕到时候费劲心思写出和别人一样的内容;我不怕孤独终老,就怕活得不尽兴。才子佳人终成眷属,我发自内心的祝福,但也请这个社会对单身狗好一点,凭什么指指点点30岁唤作中年,身体的年龄才是真正的机体年龄。不见得天天熬夜贪吃贪睡从不运动的20几岁就要比50岁来得年轻,生活是种态度,我们做主自己说了算,忍不住相对某些舆论的多管闲事回敬中指,管你P事。


这时候教堂的钟声也响起来了,应景地为新人再添祝贺。我习惯性的想看看这会儿是什么吉时,却诧异的发现手表停在了20点整。秒针在12的数字上摇摆着挣扎着就是不肯往前走,大概是没电了,最坏的状况也就是坏了,谁会为了这点破事忽略眼前的佳人幸事。可是当钟声结束后,秒针莫名其妙地迅速转了一圈后又循规蹈矩地开始走了起来。我有点不知所措,有点遐想是神在努力想把这一刻留住,亦或想尝试和我对话?从古至今,都是我想法设法要让各路大神庇佑我,一遍遍想把自己的祈求告诉神们,是长久的努力得到应验了,今天他要告诉我回馈我什么了么?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节奏过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说到底还是别人家的婚礼,肚子饿了吃饭问题还得自己解决。走到路的尽头,桥边上的一家餐厅吸引了我们的眼光。白色的墙上挂着几个花盆,里面的鲜花装点着略显单调的白墙,下方是餐厅名字的大Logo——Regadera。见餐厅里面还是一片昏暗,有点害怕是不是还没有开门营业。所以当我推门进去后,第一句话就是试探地问小哥是不是已经开张了。小哥微笑着地一句“Sure”让我的辘辘饥肠瞬间看到了希望明灯。但是,随即而来的一句是否预约又让我想心情down到低谷,没有啊,我们只是经过就想进来试试罢了。这更是激起了我对这家餐厅的浓厚兴趣,口味一定很不错吧,那我是一定要在这儿吃上一顿了。所幸的是,小哥看我们飞了半个地球过来,倒也没残忍地拒绝我们,只是告诉我们10点以后有人预约了一个桌位,我们可以在这之前的时间享用晚餐。太棒了,我就是跟美食这么有缘!菜肴固然是意料之中的美味,小哥的服务态度也很不错。在为我们倒红酒前会让我们小似一口,看看是否还合我们的口味。至于我是个酒盲,任何红酒在我喝来都差不多,唯有的区别就是价格,那就另当别论了。顺便提了令人愉悦的事儿,南方果然是片神奇的大陆,我的智齿终于在经历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冒出芽头,牙好胃好吃嘛嘛香。






晚上,当我们参观完天主教君王城堡(Alcazar de los Reyes Cristianos)的灯光秀后,已经过了12点。再次路过这家餐厅,倒是显得更加热闹了,里面还满满地坐着顾客侃大山品佳肴喝美酒。如果说白天的科尔多瓦是个历史名城,晚上倒是像极了灯红酒绿的不夜城。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河畔小酒馆,都是络绎不绝的人流在饮酒作乐,还有广场上的街头艺术家弹着吉他唱着歌,大家在用最舒适的状态享受无边夜色。